乾易网,李计忠,易学 乾易网,李计忠,周易,一卦多断

易学故事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易学文库 >> 易学故事 >> 正文

经典观相二十五则之人有四态,皆根其情

2020/10/31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经典观相二十五则人有四态,皆根其情

原文“有弱态,有狂态,有疏懒态,有周旋态。小鸟依人,情致婉转,此弱态也。不衫不履,旁若无人,此狂态也。坐止自如,问答随意,此疏懒态也。饰其中机,不苟言笑,察言观色,趋吉避凶,则周旋态也。皆根其情,不由矫枉。弱而不媚,狂而不哗,疏懒而真诚,周旋而健举,皆能成反之,败类也。大概亦得二三矣。”

 

人的情态,常见的有以下四种柔弱之态,狂放之态,疏懒之态,周旋之态。宛如小鸟依人,情致婉转,娇柔亲切,这就是弱态衣着凌乱,边幅不修,狂放恃才,目无一切,这就是狂态言谈举止从不加以约束,不分场合,不论忌宜,这就是疏懒态深藏心机,处处察颜观色,事事趋吉避凶,处事圆滑周到,这就是周旋态。这些情态皆源于人内心的真情实性,不由人任意虚饰造作。柔弱但不谄媚于人,狂放但不哗众取宠,懒散但待人坦诚,圆润但强干豪雄,这些人日后皆成大器反之,日后则可能会沦为无用的废物。虽然情态总是在不断变化,很难把握得准确,但是只要观其大致情形,能成才或是成为废物,大概也能看出个二三成。

情态是形体的动态之相,是表现风度气质的。常见的有以下四种弱态、狂态、懒态、周旋态。具弱态之人,性情多温柔和善,有着很强的亲和力,但常多愁善感,感物伤怀具狂态之人,往往恃才物,放荡不羁,但自律性差,不能把握好做事的分寸具疏懒态之人,眼光犀利,虽腹有才华,但慢懒倨傲不恭。具周旋态之人,灵巧机警,待人物应付自如,游刃有余,但这种人城府极深,几近狡诈。这四种情态各有所长,如果弱态之人弱而不媚,狂态之人狂而不哗,疏懒态之人不乏真诚,周旋态之人不失中正刚健,都可以有所作为。实际上,这四种特征在每个人身上都多少具备一些,只不过是以某一种特征为主。 作为察人者,要注意从细小处着手,迎其长,避其短。

狂傲自大,于已不利

自古以来,知识分子都非常注意讲究气节,从不与他们眼中的恶人同流合污,以显示自己的清高与孤傲。

三国时候的祢衡,具有很高的才学,要是生逢其时,也许能发挥他的才干,但他生逢乱世,且恃才傲物,结果被杀。汉献帝建安初年,曹操考虑派一个使者到荆州劝说荆州牧刘表投降。谋士贾诩建议说“刘表喜欢与有名的人士交往,最好能物色一位著名的人物前去,才有希望达到目的。”曹操觉得有道理,就问另一个谋士荀攸“你认为谁可以去呢”荀攸回答“当然让孔融去最好”曹操点头答应,并嘱咐荀攸去跟孔融打招呼。孔融听到荀攸的话,立即接口说“我有一位好友叫祢衡,他的才学比我高十倍。

 

孔融并没有把祢衡直接推荐给曹操,而是向汉献帝上了一个表大夸耀了祢衡的才能。献帝把表章交给曹操,曹操心中很不高兴,就便叫人去把祢衡了来。祢衡来后,按例行了礼,曹却一反以往尊重人才的常态,不给祢衡安排座位。平时颇为自负的祢衡见到这个场面,不觉仰头向天,一声长叹说“天地虽然这样宽阔,为什么跟前连一个像样的人都没有呢” 曹操自地说“我手下有几十位能人,都是当代英雄,凭什么说没有人呢”祢衡又笑了一声“那就说给我听听吧”曹操不无得意地说“荀攸、郭嘉、程昱见识高远,前朝的萧何、陈平,都不如他们。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勇猛无敌,过去的岑彭、马武,也不是对手。这怎能说没有人呢”祢衡哈哈笑了起来“你全讲错了,这些人我都认识,荀攸只是个看坟墓的料程昱仅能开开门郭嘉倒还可以读几句辞赋张辽在战场上只配打打鼓,敲敲锣许褚也许能放放牛,牧牧马乐进和李典当当传令兵勉强凑合

祢衡这一顿讽刺、挖苦激怒了曹操。曹操大喝道“你又有什么能耐”祢衡说“我天文地理门门都能三教九流样样都知道。辅助天子,可以使他们成为尧、舜个人道德,可以与孔子、颜渊相比,怎能与这些凡夫俗子相提并论呢”这时,张辽在旁边,听到祢衡这样狂妄,公开侮辱大家,气得抽出宝剑要砍他,曹操止住他说“我目前正缺少一个敲鼓的人,早晚朝贺和宴会都要有人敲鼓,就让祢衡去做吧”老奸巨猾的曹操,企图用这个办法狠狠羞辱一下祢衡,谁知祢衡一点也不拒绝,很快答应这个办法,告辞去了。张辽恨恨地问曹操“这个家伙讲话这般放肆,为什么不让我杀他”曹操笑笑说“这个人在外面有点虚名,我今天杀了他,人家就会议论我容不得人。他不是自以为很行吗,那就叫他打打鼓吧”第二天中午,曹操在丞相府大厅上邀请了很多客人赴宴,命令祢衡打鼓助兴。原先打鼓的人叮嘱祢衡打鼓时必须换上新衣,但祢衡却穿着旧衣服进入大厅。祢衡精于音乐,打了一通“渔阳三挝”,音节响亮,格调深沉,发出金石般的声音,座上的客人情绪热烈,激动得流下泪来。曹操的侍从们突然挑剔地叫道“打鼓的为什么不换衣服”谁知祢衡竟当众脱下身上的破旧衣服,赤裸裸地站在那里,客人们惊得一齐掩起面孔。祢衡又慢慢地脱下裤子,一直不动声色。曹操看见这个情景,呵斥起来“在朝廷的厅堂上,为什么这样不懂礼仪”祢衡严峻地回答说“目中没有君主,才是不懂礼仪。我不过是暴露下父母给我的身体,以示我的清白罢了

抓着祢衡的话,问说“你说你清白,那么谁又是污祢衡直指曹操说“你不识人才,是眼浊不读诗书,是口浊;不听忠言,是耳浊;不通晓古今的知识,是头脑污浊不能容纳诸侯,是胸襟污浊;经常打着篡夺皇位的念头,是心地污浊。我是社会上知名的人,你强迫我打鼓,这不过如同当年奸臣阳虎轻视孔子,小人仓毁谤孟子一样。你要想成就称王称霸的事业,这样侮辱人行吗”祢衡这样犀利地当面抨击曹操,使大家都非常吃惊。当时孔融也在座,生怕曹操一气之下会杀害祢衡,便巧妙地为祢衡开脱说“大臣像服劳役的囚徒一样,他的话不足以让英明的王公计较。”

曹操听出孔融在帮祢衡讲话,事实上他也不想在这宾客满座的场合承担残害人才的恶名。他装作气量极大的样子,用手指着祢衡说“我现在派你到荆州出使。如果说得刘表来归降,我就重用你担任高官。”祢衡知道刘表是不会归附曹操的,派去的人也会凶多吉少,这分明是曹操在使借刀杀人的伎俩,不肯答应。曹操立即传令侍从,要他们备下三匹马,由两人挟持祢衡去荆州,一面还通知自己手下的文武官员,都到东门外摆酒送行,真是既毒辣又!祢衡大胆地痛斥曹操,在当时有一定的正义性。但由于他物,往往出语伤人,也不讨刘表喜欢。刘表察觉到曹操有心把祢衡来,好让自己杀他。既解了曹,又把杀害贤人的罪推到自己头上,便也使了一个与曹操同样的圈套,把祢衡转派到生性残暴的江夏太守黄祖那里。果然,祢衡在宴席上讽刺黄祖,说黄祖好像是庙里的菩萨,只受香火,可惜并不灵验,最后被黄祖所杀。

祢衡虽然才华横,但过于自傲,于已不利。在遇到这样的员工时,领导者就要摸准他的性情,既不能味压制,使其没有机会显露才华,也不能骄纵,使其更加清高自大。要把握好宽严尺度,使他能够充分展现自己的所学。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李计忠

    ,

    乾易网

    ,

    易经风水

    ,

    风水大师李计忠

    ,

    著名风水大师

    ,

    家居风水

    关闭
    乾易一号店
    关闭